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
手机阅读本文

先前的诺言

时间:2021-06-09 09:15:58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朱山坡

“生前贫贱富贵,死后一律平等。”这幅字是电影院院长老吴写的,一直挂在李独眼棺材铺的门板上,白纸黑字。买棺材要求减免的,在李独眼看来,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有一次,老吴的一个乡下穷亲戚举债为母治病,结果人财两空,托老吴恳求李独眼,一口薄棺材可否便宜几块?老吴厚着脸皮去了棺材铺,“那是我写的字,看在这行字的份上,你通融一下。”老吴说。

李独眼指了指门板上的字,奚落老吴:“你抬头看看你写的字,那是你拉出来的屎,你能‘坐’回去吗?”

老吴说:“我的亲戚确实困难,活不起,也死不起,但她还是死了。她一辈子从不占别人的便宜,死后我帮她讨一次……”

李独眼说:“我托你写的字,已经给了你五斤白糖作为酬劳。我不拖欠你的。如果你还想从我这里讨便宜,我宁愿把你的字烧了,换上李前进的。李前进的字比你的差不到哪里去。”

老吴说:“不谈字……谈电影……”

李独眼说:“我从不看电影。你看看,我每天都忙着做棺材,哪有时间看电影?如果我把时间花在看电影上,棺材铺里的棺材必然要供不应求,很多尸体无法入土为安。你愿意把尸体堆到电影院里去?”

既然如此,老吴只好作罢。

长毛小子来到了芝麻巷,对李独眼说:“我只有十八块钱,既要买一口厚的棺材,同时又要看一场电影,所以不能把钱全给了你。”

李独眼放下手里的活,咳嗽了两声,瞧了长毛小子一眼,说:“你把钱全部拿去看电影吧,十八块钱可以看十八场电影了。电影比棺材重要。”

长毛小子说:“李独眼,我的想法跟你完全一致,但我妈妈不同意,薄棺材睡不安稳,一定要给我爸爸买一副厚的棺材。我爸昨天死了。如果他不死,我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攒下了十八块钱。”

李独眼说:“厚棺材十八块,即使是我死了,我一样要付十八块才能躺到厚棺材里去。如果我只有十六块钱,我只能选择一口薄棺材。如果我没有钱,我儿子就会用一张破席子将我卷起来扛到山里埋了。我还不能怪我儿子,因为这是我定下的规矩。”

长毛小子说:“我的意思是,你优惠我一块钱,将来等我妈妈死了,我会花十九块钱买你的一副棺材。”

李独眼干活的时候并不喜欢有人跟他说话。做棺材时说话,就像跟死人说话一样,有时候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把自己吓一跳。但长毛小子的冷漠和精明超出了李独眼的经验,他心里觉得悲凉,却又觉得这种悲凉感对棺材匠来说是多余的,因而淡淡地对长毛小子说:“如果你妈妈知道你这样做,她永远都不会死!”

长毛小子陷入了沉默,李独眼看得出来他很纠结。

长毛小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李独眼说:“你优惠一块钱,我可以帮你干三天的活……五天也行。”

一块钱够买一张电影票。

李独眼说:“我不需要你帮忙。这个棺材铺只能养活一个人。”

长毛小子很失望。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蹲在棺材铺门口,一言不发。

“你应该去电影院门口蹲。”李独眼说。

长毛小子说,还早呢。

好长一阵沉默后,李独眼问:“你在沉思什么?”

长毛小子说,我在沉思我爸爸为什么死了。

李独眼说,人总是要死的,如果人不死,谁养活我的棺材铺?

长毛小子说,我爸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不算数,一场电影拖欠了我四年。

李独眼说,我爸活着的时候说过要给我富贵的,但他都死了三十年了,还不见兑现他的承诺,我还得耐心等。

长毛小子不接李独眼的话,独自呓语。

“其实,我爸也很拼命干活的,一天背两千斤的沙包筑水渠,比谁都拼命。我妈妈一直劝他不要太拼命,人生有八九十年,还要干三四十年重活呢,焦急什么呀?可是我爸不听,好像是,他总想赶紧把一辈子的活干完,然后享清福去……”

李独眼耐心地打磨棺木,刨子发出“刷刷”的声音,木屑飞到长毛小子的头上,有的还钻到乱发里去藏了起来。长毛小子瘦,肚皮瘪得像冬眠了三个月的青蛙,只需用一根手指头勾着他的皮带便能将他提起来。他在半空中肯定像一只青蛙那样手舞足蹈。李独眼察觉到了,这只“青蛙”眼里有泪水在打滚,有些泪水还滴到了地上,被木屑吸干了。

长毛小子喋喋不休,像梦呓,一直快到晌午了,李独眼终于忍不住了,提醒他:“你该买棺材回家了。”

李独眼还不等长毛小子回答,又说:“看在你爸的份上,我给你优惠一块钱!这是破天荒的一次。”

长毛小子喜出望外,猛站起来,却很快便恢复了平静:“我刚才已经想明白了。我不需要你的优惠。但我既要买副好棺材,也要看场好电影。”

“我答应给你优惠一块钱了。”李独眼说,“这是我头一次心软。我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突然软了。”

长毛小子说:“我不能用你的优惠得来的钱买电影票,我必须用我爸的钱看电影,否则他心里也不好受,因为破坏了你的规矩,也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

长毛小子迅速数了十六块钱递给李独眼:“一副薄棺材。”

这正是一副薄棺材的钱。

李独眼给了他一副崭新的薄棺材。长毛小子摸了摸,又敲了敲棺材的木板:“薄是薄了些,但我爸爸生前什么都不讲究,死后不会变得讲究起来。关键是,他确实欠我一张电影票。”

长毛小子用单车拉着棺材离开。离开前,再次恳求李独眼:“此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妈妈。”

李独眼说:“我会保密的,我只告诉你爸。”

(未完待续)

原标题:先前的诺言

责任编辑:冯榆

一周热点

月排行榜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