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
手机阅读本文

灰水粽子,我一生的执念

时间:2021-06-09 09:15:57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一念花开

还有好几天才到端午,妈妈已经在张罗着回老宅了。

也许,对于父辈,任何的节日,只有在老宅里,才有那一份喜庆,那一份情深。

唯有回到那一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他们的心才安宁、才踏实,节日也才算是节日。

年少时代,端午节的印象,是看大人包粽子的好奇,是与小伙伴们吃粽子的快乐,是期待节日隆重登场的雀跃。

家人的口味各不相同,心灵手巧的妈妈总是能根据我们的喜好做出不同的粽子。

妹妹喜欢吃咸水肉粽。这样的款式,是最简单的。只要在浸泡糯米时,加些盐巴,里面放上几块五花肉,或者其他什么馅料。

弟弟们则喜欢吃绿豆肉粽。绿豆粽子的做法要比咸水粽子稍微复杂一些,至少多了添加绿豆的程序。

妈妈要先把绿豆放进清水里,泡软后去皮,把其中一些绿豆放在糯米里搅拌均匀,另外一些当馅料,同时包上几块五花肉。

而我最喜欢吃的是“灰水粽子”,那浅浅的黄,淡淡的灰水味,一直是我心头的爱。

所谓的灰水粽子,就是把柴火烧过后的草木灰放在清水里过滤,再把糯米放在这些过滤完成后的灰水里浸泡一些时间。当被浸泡过后的糯米,颜色由白色变成黄色时,也就散发出了一些质朴的灰水味,此时,就可以像包扎咸水肉粽子一样,将这些弥漫着灰水味的糯米包扎起来了。

灰水粽子的工序是最繁杂的,但因为我的喜好,妈妈总是乐此不疲。

待到几种粽子都包好后,再集中放进一个盛满了水的大铁锅里,生火熬制直至次日对时,一锅浓郁香醇,软糯绵柔的粽子就新鲜出炉了。

爸爸妈妈总是在第一时间捞出几个,递给正围在灶台旁馋涎欲滴的我们。

看着我们那兴奋劲,爸爸妈妈总是忍不住相视一笑。笑容里的欣慰和喜悦,丝毫不比粽子的香味少半分啊!

熬熟后的粽子,由里到外都散发出强烈的诱惑力。糯米的质朴,竹叶子的清雅,绿豆的甜美,肥瘦相间的猪肉丰满的醇香,怎么一个美妙来形容?

后来我结婚离开家,但妈妈对我对灰水粽子的偏爱,从未忘记过半分。每年的端午节,我的饭桌上,从不会缺少我喜爱的粽子。

那丝丝缕缕、密密麻麻缠绕着的,不仅仅是粽子,更是爸爸妈妈绵延了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以外的情深啊!那扑鼻而来的,岂止是粽子的清香?分明是爱的芬芳啊!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都说端午节因屈原而来,而我们的端午节,我认为是因妈妈而来,因爸爸而来,因情因爱而来。

儿子说:妈妈,我只想吃外婆包的粽子。记得去年我一下子吃了三个粽子,外婆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外公却在一旁笑着说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事实上,我已经吃得很撑了,可是我喜欢看着他们因为我的喜欢而心生的欢喜。

儿子的话让我大笑不已,而我的妈妈听了,却又急不可待地在老宅那边兴奋不已地张罗起来了。

原来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轻易“受骗”和轻易满足的啊!在那一刹那,我的眼睛湿润又温热了。

有一种感动,恒久绵长,如端午节的粽子。

有一种爱念,生生不息,是妈妈包出来的味道。

有一种情怀,循环往复,是脉脉乡情的维系。

原标题:灰水粽子,我一生的执念

责任编辑:冯榆

一周热点

月排行榜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