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
手机阅读本文

箭法高超的弓箭迷

时间:2021-03-31 08:46:33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唐懋洁

从前,有个弓箭迷,他成日摸弓弄箭,床头帐尾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弓箭。但他的目的不是学箭法,而是图虚名,既不肯拜师,又不愿问友,只是混日子。

同村有个青年,看透了弓箭迷没有什么真功夫,站在五丈之外亮出屁股,让弓箭迷连放五箭。结果,弓箭迷放出的箭不是吃高就是咬低,不是偏左就是偏右,无损这青年半点皮毛。弓箭迷当众出尽了丑,回家后闷闷不乐,半个月都不出家门。

一天,弓箭迷的老婆从田里干活回来,又饿又累,还得去做饭。她一看到丈夫这个苦恼相,心头就像吃了七斤猪油一样腻得发呕,火气来了,七手八脚地要将弓箭放进灶膛当柴用。弓箭迷爱箭如命,哪里舍得,拼命也要抢过来。

正当他们夫妇俩抢得不可开交时,屋檐上两只麻雀叽叽喳喳在打架,一失足就从屋檐上掉下来,正好落在天井的水缸里,羽毛沾了水,一时飞不起来,被弓箭迷伸手双双逮住。

弓箭迷如获至宝,把麻雀关进一只笼子里,回头得意地对老婆说:“这回有计了,有计了!”

第二天,日头刚出岭,弓箭迷左肩背着一把强弓,右肩挂着一袋利箭,腰间吊着一个黑布罩起来的笼子,大摇大摆,步出家门。

弓箭迷来到村边离大树不远的地方,看见几个孩童正在捉迷藏,便缩在一个僻静处,偷偷地从笼子里摸出一只麻雀,把箭头插入麻雀的屁股,拉弓射箭,朝天一放,箭落在离大榕树几丈地外。

然后,弓箭迷慌慌张张地跑过去问孩童们:“我打中一只飞着的麻雀,你们谁看见了?”

孩童们听到打中了麻雀,都说:“在哪?我们帮你去找。”

“在这儿!”一个眼尖的孩童首先发现,连忙捡起来。

弓箭迷得意洋洋地问众孩童:“你们看我的箭法怎么样?”众孩童仔细一看:“呀,打中屁股,好箭法!”

弓箭迷旗开得胜,接着三番五次使用这种“打麻雀”的办法,专找人群集中的地方去装腔作势。

所到之处,所见之人,都说他箭法好,只只麻雀都被他打中屁股,不知弓箭迷这半个月工夫,上了哪座名山,拜了哪个名师,学到这手好箭法。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村子,老幼皆知。那个亮出屁股给他连放五箭的青年听了,三夜都睡不着觉。

消息传到村上一个财主家,财主暗暗欢喜。这个财主,虽有家财万贯,但父亲患有一种顽疾,久治不愈,当地的医生都说此病非虎胆莫治。财主正苦于买不到虎胆,救不了父亲,现在可有救了。附近有一座荒山,山上有一只老虎,经常出没,伤害人畜。财主想,我何不请弓箭迷去收拾这只老虎,一来为父亲治病,二来为民除害。

财主拿定主意,当晚即派管家去请弓箭迷上门相商,双方当面议定:弓箭迷打死老虎给财主,财主给弓箭迷白银一担。

弓箭迷回到家里,将此大事告知老婆,老婆知道他没有真材实料,说:“给你十担白银,我看你想去逛一逛老虎的肚子是真!”

弓箭迷虽然心惊胆战,但为了保住假声誉,同时也不敢忤逆财主,更有一担白花花的银子诱惑着他,哪里还顾得上个人安危?只得拼着命去试试了,而且说定明天就要行动。老婆好说歹说他都不听,没办法,只好连夜烧了一锅糯米饭,给丈夫出发前饱吃一顿,就是死了也得当个饱鬼。

第二天一早,弓箭迷出了门,心头止不住怦怦乱跳。一踏上山路,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山路弯弯曲曲,高低不平,远处,山上林高草密,云遮雾罩。弓箭迷拖着沉重的脚步,高一脚,低一脚,不觉来到半山腰。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沙沙声,他循声望去,只见山草摆动,接着,又闻到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

“坏了!老虎来了,老虎来了!”弓箭迷一声惊叫,不知是呼救还是自我壮胆。

老虎可毫不客气,跟在弓箭迷屁股后面疯狂直追,眼看老虎就要擒住他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弓箭迷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棵千年大樟树,树根上齐人高处有一个孔,仅能钻过一个人。

俗话说“狗急跳墙”,弓箭迷来了个“人急钻树”,钻过去后又往前跑了一段路,却听不到后面有响动,他边跑边回头看,不见老虎追来,这才停住脚步。

原来这个樟树孔小,老虎一下被夹住了。这时弓箭迷才回了神,心想:这回你得死给我看了。弓箭迷壮了壮胆,慢慢接近老虎,把袋里的十几枚箭都拿出来,一枚一枚地往老虎屁股里刺。老虎前被树夹,后被箭伤,一阵工夫就断气了。弓箭迷这才慢慢地把老虎拖出来,直条条地摆在樟树旁,然后跑回村去告知财主。

财主乘了一顶竹轿跟着弓箭迷前去看老虎。村里人闻讯也赶来看热闹。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弓箭迷趁机大吹大擂地炫耀说:“你们都看清楚了,我一不打头,二不打脚,专打屁股……”他一边讲,一边用手指着那被十几枚箭“打中”的老虎屁股。听者信以为真,连声夸他箭法了不起。

财主一面吩咐家丁把老虎抬回家去取胆为父亲治病,一面吩咐管家回去取白银一担赏给弓箭迷。

弓箭迷挑了这担白银回家,夫妻俩如何高兴暂且不表。

再说,当地西山脚下有三个盗贼,经常四处行盗。他们听说弓箭迷得了一担白银,个个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想到弓箭迷的高超箭法,人人又都心怯几分。但心怯归心怯,偷归偷。

三更时分,月落天黑。三个盗贼各自带上各种挖墙利器,一个跟一个摸到弓箭迷的屋后,听听里面无动静,就动手挖墙。真是贼手贼脚,不到一袋烟工夫,泥墙被挖穿了。

贼头进去了,他正想摸近正房,不料脚下碰倒了一个铁盘子,“咣啷”一声响。贼头诡计多端,立刻学了两声猫叫,企图掩人耳目。

谁知弓箭迷夫妇早有防备,熄灯后轮流守夜。

弓箭迷听到响声后故意大声对老婆说:“有贼,快把我床头的弓箭拿来!”

两个小贼在外头听到“弓箭”二字,吓了一跳,转头就跑。贼头身也麻了,脚也木了,不知如何脱身是好。他想,弓箭迷平时打麻雀、射老虎都是找准屁股才开弓,现在屁股算是最重要的部位,无论如何,必须保住它。于是,他连忙摸起铁盘子,护住屁股,钻出墙外就跑。只听见护屁股的铁盘子发出一阵阵“啪啪啪”的响声,他跑得越快,声音响得越密,吓得贼头胆都快破了。

两个小贼刚回到贼窝,贼头跟着也回来了。

“老大,你没事吧?”小贼们问。

贼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要不是老子摸到这只铁盘子,屁股早就开花了。”

原来,大凡做贼人,腰带上都惯挂有一串开各种门锁的钥匙。贼头这次逃命时,腰带上的大串钥匙打在铁盘子上,发出阵阵响声,他还以为是弓箭迷射来的飞箭呢。

责任编辑:钟丹丹

一周热点

月排行榜

关闭简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