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纪念一位从未谋面的先生

时间:2020-10-14 08:35:08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潘大林

下载 (1).jpg


王力.jpg

▲作者在王力故居参观。

我有一位从未谋面的先生,他给我的教益,要比一些曾经给我当面授过课的先生还多。他像沙漠中的一股清泉,源源不断地给我浇灌,让我从蒙昧的枯渴中成长起来,斗胆前行,成为一个终生的文字工作者。

这位先生,就是王力。

最早给我教益的,是先生主编的大学教材《古代汉语》。我虽然没有机会上大学,后来只上过大专函授,讲授的古代汉语仅仅是些皮毛。我从图书馆里借来他编的《古代汉语》,仔细加以研读。那时因为书少,许多章节只好抄写下来以备查考。后来这套书重版了,自己就买了一套放在案头,经常得以浏览。此书从文选引入常用词,再讲解语法,可谓步步为营,条分缕析,让人从中获益良多。自己后来还能读点古籍什么的,全靠此书给打下的基础。此书出版六十年来,一直是书店的畅销书,也是大学的通用教材,全世界要学习古代汉语的人,大概都会读过它,都是他的“学生”。

《中国古代文化常识》,是王力先生主编的一本让大众认识中国古代文化常识的简明读本,全面介绍了天文、地理、宗法、礼俗、科举、职官直到衣饰、饮食等方面的文化知识,出版以来长销不衰。我手头这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4年的版本,五年间就印刷了16次。这本面向大众的普及读物,足以让当代许多号称国学大师的人低首汗颜。

王力先生是语言学大师,如同他自己所言:“语言学是介于科学与文学之间的学问,所以难怪语言学者常常走到文学上去。”他也走到过文学之路上,成就首先表现在他的诗歌。记得改革开放之初,“文革”中的许多冤假错案渐次平反,先生写了一首痛挽田汉的七绝:“血肉长城义勇军,乾坤剩骨傲嶙峋,才高鬼妒含冤死,千古伤心文化人。”曾经传颂一时,由于结句的不凡,我顺藤摸瓜,找到了田汉写于抗战期间的另一首诗:“爷有新诗不救贫,贵阳珠米桂如薪。杀人无力求人懒,千古伤心文化人。”仅结尾这一句,使我折服于旧体诗的力量,自己也学着写起来。写诗过程中,给我最大教益的主要就是王力的《诗词格律》。写旧体诗不但要押韵,还要讲究对仗,调和平仄,对一个初学者而言,如果不谙这些东西而贸然去写,不但酿成错误,还会将此恶习带到以后的写作中去,并自以为是而贻误终身。读了先生的《诗词格律》,使我避免了许多笑话。

王力先生的随笔,也曾给我以启迪。他的随笔(他称之为小品文),多写于抗战期间的西南联大时期,每月有两三篇之多,自言是为了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挣些稿费,改善生活,“两钱儿能供日用”。这些短文,后来收集在《龙虫并雕斋琐语》一书中。这些文章都是短文,信手而为,涉笔成趣,先生那丰富的学识、善良的天性、幽默的笔调和疾恶如仇的本色,不难从风趣的文字中看出,令人在忍俊不禁之余,体会到大学者那份担忧天下的苦心。比如,在《食》中他写道:“假使我们吃不饱,为的是给前方士兵吃饱,倒也处之泰然。但是听说士兵们比我们吃得更坏;比我们吃得更好的,除了某几种人外,乃是垄断者谷仓里的大老鼠和过分得利者家里的小狼狗。”又比如他《战时的物价》中抱怨:“只是公务员的加薪和物价的飞涨好比龟兔竞走,这龟乃是从容不迫的龟,那兔却是不肯睡觉的兔,所以每次加薪都不免令人有杯水车薪样式之感了。”——这些文字都是发表在《中央日报》上的,今天读来,不免让人为他后怕。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受到他这些随笔的影响,我也写了一些类似的“准风月谈”,但自己学识浅薄,能学到他的,仅是皮毛罢了!

先生是泰山北斗式的大家,在他跟前,我一直有高山仰止的感觉。他的导师是赵元任,一个精通文理、兼擅科学和艺术的不世之才。王力先生秉承师训,努力学习,刻苦钻研,终于成为一代文科通才。30年前,我到博白参加文学活动,瞻仰了王力先生的故居,一看之下,大失所望,只见门庭败落,墙倾楫摧,一条牛安卧于大厅中间。回来后,我便写了《雨访王力故居》一文,发表于1990年10月10日的《羊城晚报》上,远在北京的王力先生夫人夏蔚霞看到了,给我写来一信,感谢我对故居的造访,说先生生前已将故居捐出,她现在是无能为力了。又过几年,博白县里经济日渐好转,对王力先生的故居重视起来,专门拨出专款,将故居按原样重建一新,展示了许多珍贵的文物,体现了地方政府对一代大师的尊重。我专门又去参观一次,回来写下《十四箱书和一个大学者》,对先生的勤学苦读精神表示了我的钦敬。

今年是王力先生诞辰120周年,《玉林日报》编辑约我写一篇文章以示纪念。本来,我觉得自己与先生无任何过从,不宜写这类文字,但想到先生著作曾经给过我的莫大帮助,便感到很有必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情,故不揣冒昧,成此小文,以表达我对这位从未谋面却又给我教益良多的师长的永远纪念!

原标题:从未谋面的先生——纪念王力先生诞辰120周年

责任编辑:杨祖辉

你可能喜欢看的

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