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玉湛公路的前世今生

时间:2020-09-17 08:28:38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晚报 作者:周立华 庞献

数百成千的挑夫往来于鬱陆公路(资料图)

玉湛高速公路通车,从玉林到湛江的车程由现在的4个多小时缩短为1.5小时,打通广西桂东南地区连接广东西南部地区出省出海新通道,加快玉林和湛江两市间经济文化交流,对进一步推动粤桂两省(区)经济发展与合作具有重要的意义。

回顾玉湛两地公路的历史变迁,早在1927年5月建成通车连接玉湛两地的鬱陆公路是广西最早通汽车的省际公路。抗日战争期间,我国沿海地区相继沦陷,法国租借地广州湾(现湛江市)成为我国对外通商的唯一海港,从湛江经玉林到内地的公路成为国内连接大西南最主要的转运通道,大量军用和民用物资自此运往大后方,为抗战胜利作出了贡献。

不仅如此,在抗日战争期间,为躲避日军侵扰,在玉林湛江两地这条公路上,历经磨难从香港逃到湛江的国学大师陈寅恪及其家人,步履维艰走这条公路前往桂林;另外夏衍、陈香梅、马师曾、红线女、梁冠南、吴楚帆等社会名人也在这条公路上来去匆匆,让这条特殊公路上星光灿烂,成就了一个传奇。

广西最早通汽车的 省际公路

民国以前的广西,交通十分落后,没有公路可言。20世纪20年代,新桂系主政广西后致力于交通建设,民办公路成为公路建设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连通广东湛江的鬱陆公路(鬱林分界到陆川盘龙),就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

由陆川和玉林两地士绅民众合股集资的民办广西鬱陆汽车公司于1924年成立,以民间集资和公路沿线所占土地折算股金入股两种方式进行资本筹集,资本总额达40万元。1925年开始动工兴建鬱陆公路,历时2年多时间,于1927年5月建成通车。

鬱陆公路建成后,与南方港口广州湾之间,还有盘龙至廉江60华里的公路尚未连接,鬱陆汽车公司派人前往廉江与当地富商商议,联合投资修建,1928年建成通车,从此架起了我国南方交通大动脉。

建成之后的鬱陆公路可通广东廉江、遂溪、湛江,是广西省际路线中唯一的民办公路,也是广西最早通汽车的省际公路,有效解决了玉林地区陆路交通的发展瓶颈,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据史料记载,鬱陆公路宽7米,坡度70%的2处、75%的1处,弯道半径12米的2处、15米的1处,全线桥梁44座,均为木板桥。涵洞229处。

湛江是当时玉林纺织原料--棉纱的主要来源地, 连通湛江的鬱陆公路开通,为玉林纺织棉纱的进口提供了最便捷的通道。以玉林当地的纺织工业为例,民国时期玉林的纺织工业发展迅速,生产规模大,产品种类多样,远销贵州、云南等地,成为广西最大的纺织生产基地。而在这其中,鬱陆公路运输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

1938年,日本军队大举向广东进犯,广西当局唯恐日军从鬱陆公路入侵广西,下令征集沿线群众在公路上挖坑,毁坏路面。1945年抗战胜利后重新修复通车。

公路上曾经

挑夫云集货如轮转

抗日战争期间,我国沿海地区相继沦陷,海上通道被日军切断后,法国租借地广州湾暂时偏安一隅,成了我国对外通商的唯一海港和大西南的转运通道,大批物资都经鬱陆公路进出口。

1938年广州沦陷后,广州湾只有鬱陆公路经陆川、玉林通往内地,其他各县交通中断。针对这一困境,国民政府要求恢复驿运旧制。据川、粤、滇等9省不完全统计,1941年就有40多万劳力投入驿运。据统计,从1938年至1940年仅3年,每年由广州湾出口的物资就达1000万美元,是战前的20倍,进口的物资更大。年货物量达20万吨。转运大西南的洋纱、布匹、药品等,及大量军需物资全靠数百成千的挑夫从广州湾向玉林挑运。

廖承志负责的八路军香港办事处、宋庆龄领导的保卫中国同盟,收到大量爱国侨胞捐赠的食品药品、医疗器械、生活用品等物资,大多都通过广州湾走鬱陆公路经玉林驿运的方法秘密转运到抗日根据地和抗战最前线。

1943年2月日军占领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广州湾,历时5年的大规模广州湾驿运转送物资结束,但广州湾的挑夫在日寇占领初期,还是昼伏夜出,把原存放的物资通过鬱陆公路抢运到内地。其中最大宗有中国化学工业社800箱约40吨化工原料和产品。

在1939年至1942年期间,正是鬱陆公路车轮滚滚挑夫川流不息,大量的抗战物资由此进入内地,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文化名人鸿迹偶经

留下了不绝如缕的文化芬芳

在鬱陆公路上除了挑夫川流不息货如轮转,抗日战争期间还有不少奔波于港澳与内地之间的社会各界人士,其中不乏有陈寅恪、夏衍、陈香梅、马师曾、红线女、梁冠南、吴楚帆等社会名人。

人称“三百年来唯一人”的国学大师陈寅恪带领家眷从香港逃难到广州湾,也是走鬱陆公路经玉林到达桂林,任教于广西大学。

对于逃难途经玉林时的印象,他的女儿陈流求在《也同欢乐也同愁》的回忆录上陈述:“1942年6月,经廉江夜宿鬱林县。从鬱林往北行进,踏上一条黄泥小路,青壮年步行,老弱者只好乘一段轿子,我们起旱赶路的几天骄阳似火,先到的轿夫常停在大树下歇凉,除喝凉茶外,有时买碗番薯糖水,既解渴又充饥,羡煞流求、美延了……”

1942年6月,著名政治家、华裔女杰陈香梅(抗日时期美国空军援华飞虎队队长陈纳德的夫人),与姊妹6人一起由澳门逃往广州湾从陆路进入玉林。

陈香梅在自传《一千个春天》中叙述:“从广州湾到鬱林这段路很不好走,所过之处都是小村落,贫穷、落后,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中国农村的真面目。”

1942年,著名粤剧泰斗马师曾带着全家大小11人逃到广州湾,到埠后与欧阳俭、红线女、梁冠南等名角组成抗日剧团。经鬱陆公路一路北上巡演,在玉林演唱一个多月宣传抗日救国。马师曾当年回首往事,曾赋诗记述此段逃难的历程:“银线络流莹,凭栏听雨声。可怜翠袖湿,风舞泪痕轻。”

左翼文学家夏衍曾在抗日战争时期多次经鬱陆公路借道广州湾前往香港,留下了一篇篇反映当时文化、经济与社会情况的通讯文章--《广州湾通讯》。其中一文记述:“我们以三十六小时的最大速度,完成了从桂林到赤坎的旅程。三日上午八时从桂林出发,次日十时抵贵县(即今贵港),三时抵鬱林(即今玉林),下午就到了遂溪的寸金桥(广州湾)。”

夏衍多次行走于鬱陆公路,对玉林的抗日活动有了充分了解。在其任总编辑的《救亡日报》盛赞:“救亡工作最为蓬勃发展的是玉林地区,而该区各县尤以陆川县最为普遍深入……陆川的救亡运动是广西最活跃的地区……是西南最活跃的一环。”

这些历史文化名人的笔下给我们记录了曾经的玉林,曾经的玉林-湛江公路,给我们铭记下那段日本侵略者暴行给国人带来的磨难。

同时,这些历史文化名人虽然在玉林是鸿迹偶经,但他们的行迹,成为一道道历史的风景,留下了不绝如缕的文化芬芳。

原标题: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鬱陆公路,贯通玉林与广东廉江、遂溪、湛江,是广西最早通汽车的省际公路 玉湛公路的前世今生

责任编辑:杨祖辉

你可能喜欢看的

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