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环球行·看世界”系列报道之十三 】浩瀚太平洋上的明珠

时间:2019-08-09 11:07:05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 记者 胡富光

苏阿海沟与大海相连,是萨摩亚第二大岛乌波卢岛最美丽的天然泳池。

这个世界上惟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上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伊曼努尔·康德(德国)《纯粹理性批判》

地表上的最后乐园

结束了对复活节岛的访问,经过7个昼夜的航行,我们乘坐的邮轮终于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的港口城市帕皮提,接着又马不停蹄到访浩瀚太平洋上的两个美丽海岛波拉波拉岛和阿皮亚岛。尔后,接下来的12天里就是在茫茫的大洋上航行了,一直到日本的神户和横滨,也就是“和平号”第100期 “环球行”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在波拉波拉岛,我看到了世界上最纯净的海水,最纯粹的天空,呼吸到最干净的空气,感受到不一样的惊人美丽。

波拉波拉岛是法属波利尼西亚的一个小岛,面积很小,环岛路只有32公里,岛上有三个村庄,居住着3600名居民。波拉波拉岛的阳光是热烈的,海水是透明的,人们是热情的——来自遥远世界各地的游人来到这里,很快就会被眼前的美景感染欢呼雀跃起来,一路上的疲惫和寂寞一扫而光。波拉波拉岛拥有蓝色渐层的神秘泻湖以及奥特马努山映照其上的美景,被称为“地表上的最后乐园”。这里蔚蓝色的海水十分纯净,从深海到岛岸的海水由深蓝到浅绿清楚地分为5至7层,每一层海水都在阳光下闪闪烁烁。透明的海水下是悠然自得游弋的各种小海鱼,久不久就会有三三两两的小鲨鱼、蝠鲼鱼等体型大得多的海鱼游来游去。如果有游船载来旅客游泳,就会引来成群的海鸥、贼鸥等海鸟,它们飞来飞去等着抢吃因受惊吓而窜上水面的小鱼儿。

海里游泳,鲨鱼来凑热闹,幸好这些鲨鱼从来不伤人。

亲吻海水里自由游翔的蝠鲼(鳐鱼)鱼,特别令人难忘。

一朝踏入画卷,今日梦回千年。在这里,一切都是快乐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要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蓝得近乎透明的海水里游泳戏水;本地的土著人载歌载舞夹道欢迎,如同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热情;天空的云彩洁白得如同洗过一般,变幻着各种模样,把停泊在海湾的两艘大型邮轮衬托得更加显眼。

在波拉波拉岛,我们游泳戏鱼,环岛游览,漫步海滩,品尝美食,如同在天堂一般度过了梦幻的一天。我终于明白了,荷兰著名画家高更为什么晚年要不远万里选择定居这里的原因了。

华人的基因在这里传承

在浩瀚的太平洋上,星星点点散布着许许多多的岛屿。在赤道南北两边的广阔海域中,分布着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美拉尼西亚群岛和波利尼西亚群岛三大群岛,其中以波利尼西亚群岛范围最大,它北起夏威夷群岛,南至新西兰,东至复活节岛,占据着太平洋中部辽阔的海域。

波拉波拉岛张开热烈的双臂欢迎远到的客人。

在三月莺飞草长的季节,我们不远万里来到了其中的3个岛屿: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第一大岛大溪地(又译塔希提)、“地表上的最后乐园”波拉波拉岛、萨摩亚共和国的第二大岛阿皮亚岛。这些太平洋岛屿气候宜人,土地肥沃,雨水充沛,种什么长什么,处处都是绿色满眼。

无论是在大溪地还是波拉波拉,或在阿皮亚,这些位于浩瀚太平洋上的岛屿熠熠生辉,让我享受这里非凡的自然美景的同时,还真切地感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如阳光般的热情。

大溪地是130万年火山爆发后形成的岛屿。由于是火山岛,这里的岩石是黑色的,沙滩也是黑色的,再加上这里养殖的黑珍珠,真是“黑”得令人难忘。据介绍,大溪地是世界滑水运动的发源地,本地人十分熟悉海洋,航海技术高超,而且据说28%的人有华人血统。最早到大溪地原住民有一支是公元前1300年前从台湾经过漫长的艰难迁徙辗转而来的。最近的一支是1865年美国内战期间,由美国人到中国广东、福建等地招募了1400多名劳工到大溪地种植棉花,他们后来定居下来,与当地人结婚生子,至今在岛上已经繁衍生息了7代人。改革开放后,还有800多人从大陆到大溪地做生意,后来也移民定居下来。

萨摩亚是1962年才独立的国家,首都阿皮亚岛只有19万人,这里风景美,台风少,治安好,非常宜居。19世纪后半叶英国伟大的小说家史蒂文森40岁得了绝症,他遍寻世界各地,最后选择在萨摩亚定居。史蒂文森44岁去世,埋葬在一处可以眺望海洋的地方,这个海岛因为史蒂文森的到来更加闻名遐迩了。我们下船后,对接我们的是一位叫王安的福建省福清人。王安是70后,15年前与几个同学来到萨摩亚,在当地开了2间百货店,置有地,买了车。听他介绍说,中国人到萨摩亚旅游是免签证,这个岛不大,2%是华人,他有三个初中时的同学在萨摩亚,大家平时经常来往,在这里生活一点都不觉得陌生。

以前出国旅游,见到东方人面孔,“老外”准会问你是不是“日本人”;现在远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老外”见到的华人逐渐多了,便很少引起这样的误会了。在大溪地我们要买这里闻名遐迩的特产黑珍珠,比较了3个店,终于找到一家是华人经营的。店主叫钟远辉,两夫妇都是广东花都人,他们20年前来到大溪地,先是开饭店,后来经营黑珍珠生意,我们5个人一人买了一串黑珍珠。后来去市场买芒果,又遇到一个自称是来自广东省鹤山市的中国人,来大溪地有30年了,我买了6个芒果,要10美金,折合人民币是10多元一个,贵是贵了点,他国见老乡,心里倒是很欢喜。

在波拉波拉岛,我们租船出海的驾驶员叫艾伦,是个混血儿,他的祖父是广东梅县人,祖母是本地土著人,母亲是法国人,他起了一个中国名字叫“苏飞龙”,得知我们是中国来的,他又唱又跳,热情周到,我们也跟着快乐起来。

太平洋上的特殊“岛屿”

我们乘坐的“和平号”邮轮在南太平洋以每小时15~17节的速度慢悠悠地航行,始初还偶尔见到一两个小岛,偶尔发现有一两只飞鸟,后来除了看见一层层泛起的海浪和天上翻滚变幻的云彩,茫茫的大海上什么都看不见了。

太平洋岛屿上的原住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独立成院的小院子,喜欢种上数株面包树、椰子树,其间点缀几株鲜花。家家户户的小院子前都建有一个埋葬逝去亲人的坟墓,日夜近距离与逝去亲人相伴,他们一点都不会感觉害怕,反而认为亲人的灵魂还时刻跟他们在一起,会保佑他们。这里的人们男人穿裙子,女人喜欢戴花,以胖为美,生性活泼开朗,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自觉分享。

在我们访问的三个岛屿往南数千海里的地方,是人类最后到达的大陆——南极洲。大洋的中间,在距离智利5000多公里的南太平洋上,现在新出现了一个岛屿叫做“垃圾岛”,这个“岛屿”的面积达到40多万平方公里,成分全部由垃圾构成,面积跟法国不相上下。

这些垃圾是世界各地随意倾倒和丢弃在江河、海洋的塑料垃圾,随着水流漂到大海,再由大海的“洋流”集中到这里的。北太平洋、南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等世界五大洋各有一股特别巨大的环绕海洋一周的海流,海流循环不断,把世界各地的塑料垃圾长途“运输”到这里,日积月累,数量和面积都十分惊人。

全世界每年制造并消费数量十分巨大的塑料垃圾,大量的各种塑料垃圾被倾卷入大海,这些垃圾再经过“洋流”运输到各个“垃圾岛”。有调查数据显示,到2050年,塑料垃圾的污染可能为现在的三倍,到那时这个“垃圾岛”的面积还会进一步扩大。

地球变暖,南北极冰川加速融化,海平面上升,大量海洋生物死亡;人们随意丢弃包括塑料在内的垃圾,海洋正在被人类以惊人的速度污染……如果不珍惜自然和保护地球,地球也会有不堪重负的一天,恐怕波拉波拉岛这样的自然美景不久后也会绝情远离我们而去。

原标题:浩瀚太平洋上的明珠

责任编辑:李家州

你可能喜欢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