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环球行·看世界】站在智利的海岬上

时间:2019-07-30 08:48:37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记者 胡富光

瓦尔帕莱索山海相连,穿梭其中,犹如步入了一个未知的迷宫,随时期待着下一刻的际遇。

船上领航人、华人艺术家张艳的二胡专场演出让人如痴似醉。

巴塔哥尼亚峡湾巨大的冰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瓦尔帕莱索是建立在42个连缀在一起山头的港口城市

真正的朋友,能从世界的另一头触及你的心灵。 ——拉丁美洲民间谚语

麦哲伦:500年前的回眸

乘邮轮环球航行,停靠港口基本上都是一天时间;如果特别想去停靠港这个国家或者别的著名景点,而这个景点离停靠港路程较远,也可以选择先临时离开母船,在邮轮下一个必经之地的停靠港再次登船。船方提供了4条包括前往南极洲、秘鲁马丘比丘遗址等“自由行”的线路供我们选择,费用自然不菲,却可以看到令人终身难忘的美景。

来自北京的张莉莉这一次选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下船,然后开启佩里托莫雷诺冰川及巴塔哥尼亚的6日之旅,最后在乌斯怀亚会合。再次相聚时,张莉莉说,地球上有很多特别的绝景,但最心仪的地方是阿根廷南部艾尔阿拉法特的两处美景:其一是在艾尔阿拉法特平静无澜的湖面上看到大量海鸟,成百上千只或在湖面上飞行,或停落水中,非常壮观,美得自然、大气、灵动;其二是在佩里托莫雷诺国家冰川公园观看“冰崩”奇观,伴随着一声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爆裂声,有一种穿越到冰川时代的震撼。

我没有选择“自由行”的路线,一直跟着“和平号”沿着南美洲大西洋海岸一路南下,在“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漫步后,接着穿过了波涛汹涌的麦哲伦海峡、广阔的巴塔哥尼亚峡湾,然后又沿着智利狭长的太平洋东海岸往北走。吃过了乌斯怀亚的帝王蟹,经过了闻名遐迩的火地岛,看到了形态各异的巴塔哥尼亚冰河,已经感到非常满足。

让我更为振奋的是,我们眼下走的路线,跟500年前麦哲伦首次开启人类“环球之旅”的其中一段是相同的。1519年9月20日,麦哲伦船队在西班牙桑卢卡尔港出发,经过77天“横渡大西洋”到达南美洲的里约,又经过约一年时间的艰辛航行,终于在南纬52度附近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海湾和一条可以通往“大南海”的峡道,后人便将这条海峡称为麦哲伦海峡。船队正是在穿越险象环生的麦哲伦海峡时,发现了火地岛。经过20多天的艰苦航行,麦哲伦船队终于到达海峡的另一头,进入了风平浪静、浩瀚无际的“大南海”,麦哲伦给这片大洋起了个吉祥的名字——太平洋。1521年3月,船队到达现在的菲律宾群岛,在与当地土著人的一场冲突中,麦哲伦不幸殒命。1522年5月,麦哲伦船队绕道非洲好望角,同年9月初,船队最终回到西班牙,圆了麦哲伦的遗愿,完成了“环球一周”航行。

麦哲伦首次横渡太平洋,在地理学和航海史上产生了一场革命。这次航行证明了地球表面大部分地区不是陆地,而是海洋,世界各地的海洋不是相互隔离的,而是一个统一的完整水域,从此,世界进入“大航海”时代。

两个激情诗人的热情拥抱

姬国枢今年80岁了,他退休前在中国科学院工作,视野开阔,见多识广,为人热情,他也是第一次参加“环球行”,我们都喜欢听他说话。姬老很爱学习,船上很多讲座活动他都去参加,“横渡大西洋”那9天孤独的海上航行,他开始学西班牙语,除了参加西班牙语的讲座,还向会讲西班牙语的服务员学习语言。他说:“下一站就要到南美洲大陆了,南美洲的国家除巴西外,多数是讲西班牙语的,学会一些简单的对话对于了解那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很有好处。”

姬老的“老骥伏枥”精神对我鼓舞很大。我每天都希望见到他,大家一起谈天说地,那真是在海上漂泊的漫长时间里的一大享受。从大家的谈话中,我得知下一站将要到达的智利是世界上地形最狭长的国家,像一支又瘦又长的毛笔,从北到南长达4352公里,而东西之间的宽度平均只有180公里。智利的海岸线长约1万公里,北部多山,还有一个地球上最干燥的阿塔卡马沙漠。中部气候类似地中海气候,土地肥沃,人口众多,首都圣地亚哥、重要港口瓦尔帕莱索等城市都在这一带,这里的葡萄和葡萄酒很有名。智利南方则是广阔的巴塔哥尼亚地区,岛屿众多,气候寒冷,与阿根廷各占一半火地岛,岛上的合恩角是南美洲最南的海角。

智利目前是南美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与中国往来密切,对中国人热情友好。更为人称道的是,相隔浩瀚太平洋的两个国家,因为两位诗人的热情拥抱使得两国人民的感情更近了。

巴勃罗·聂鲁达,智利当代著名诗人,1924年发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1971年10月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诗歌以大自然的伟力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和梦想。艾青(原名蒋正涵),中国现代文学家、诗人,1935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大堰河》,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国际笔会中心副会长等职,1985年,获法国文学艺术最高勋章。

聂鲁达对中国和中国文化很有兴趣,曾经三次到过中国。1951年,聂鲁达来到中国,负责将列宁和平奖授予宋庆龄女士。在这里,他结识了艾青等一批中国诗人,并与艾青成为一生的挚友。1954年,艾青辗转来到智利庆祝聂鲁达的50岁生日。这趟被艾青形容为“从夏天赶往冬天”的旅行整整走了两个月,也正是这次跨越大洋的拥抱,让这两位生长在不同土地上的伟大诗人结下了深厚友谊。两位才华横溢又诚挚热情的诗人朋友相互鼓励,心心相印,正如艾青献给聂鲁达的那首著名的诗歌《在智利的海岬上》所说的那样:“你爱海,我也爱海,我们永远航行在海上……”

世界文化之都瓦尔帕莱索

2月26日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太平洋东岸的重要港口——瓦尔帕莱索。瓦尔帕莱索被称为“太平洋珍珠”,在西班牙语中是“天堂之谷”的意思。42个山头环绕着一泓蓝色海湾,参差不齐的建筑五颜六色、绚丽灿烂,从山顶一直蔓延至大海边缘;彩色的阶梯如彩虹一般步步登高,一直蜿蜒到山顶,不同寻常的缆车系统(高度倾斜缆车,还在使用的有16处之多)随处可见;大街中间开满鲜花,街头艺术家在放声歌唱,迷宫般的城市道路和鹅卵石小巷独具建筑匠心,富有艺术情调。这里的大部分房子只是渔民和码头工人的普通住宅。有意思的是,每一户人家都会把他们的屋顶和墙面涂成各种各样的颜色,赤橙黄绿,异彩纷呈。

瓦尔帕莱索,来到就会让人爱上的地方!

1536年,西班牙探险家萨维特拉最早发现了这个土著部落生活的小渔村,有感于这里的秀丽风光,给这里取名为瓦尔帕莱索。后来,随着秘鲁银矿的发现和美国西部淘金热的兴起,这个港口迅速发展起来。如今,这个南美洲太平洋西岸重要海港已成为智利的最大贸易港口,城市人口达40万人,拥有9所大学,是智利重要的教育中心,也是智利国民议会、智利文化部和智利海军司令部的所在地。2003年,瓦尔帕莱索整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1848年至1914年是瓦尔帕莱索的黄金时代。从麦哲伦开启“大航海”时代后,瓦尔帕莱索凭借优良的地理位置迅速发展成了环绕麦哲伦海峡和合恩角船只的中转站。瓦尔帕莱索吸引了大批欧洲的移民前来定居,他们为这座城市带来了独特的印记,这一点在城市的建筑风格上体现得尤为显著。

瓦尔帕莱索黄金时代的贸易随着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开通而逐渐衰落。一直到21世纪,经过几十年的水果出口的增长以及智利经济对世界贸易的开放,加上大吨位货船无法通过巴拿马运河而不得不经过瓦尔帕莱索,城市经济得以慢慢复苏。

瓦尔帕莱索是“一座向天上凹陷的城市”,也是许多艺术家和文学家向往的居住地;智利伟大诗人巴勃罗·聂鲁达曾在这里长住过。

落日时分,回到了船上。在等待开船的时间里,再一次从海上凝望这座美丽的城市。傍晚时分,整座山城的每一幢彩色的房子,无一例外地同时浸入金色余晖之中,被认为夜生活是智利最好的瓦尔帕莱索又要开始那份躁动……

原标题:“环球行·看世界”系列报道之十一 站在智利的海岬上

责任编辑:钟丹丹

关键词:环球行

你可能喜欢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