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回乡偶记

时间:2019-07-08 09:52:02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 钟 虹

自从外出求学及至走上工作岗位后,回乡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随着年岁渐长,我对故乡福绵区沙田镇的思念越发浓厚,遂萌生了找机会回故乡走走看看的想法。

周末,天气晴朗,一大早就和几个姐弟相约回沙田走走。回到故乡的第一站前往白坟岭茶园。那里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因为它承载着母亲对家庭的付出,对子女的关爱。小时候,家里的大部分开销主要依靠父亲微薄的工资,为了补贴家用,勤劳的母亲便在自家荒凉的山坡上开垦了一块地来种茶。自此,小小的茶园便寄托着母亲的许多梦想。母亲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悉心照料着茶树,如同呵护自己的孩子一般。母亲的辛勤没有白费,茶树慢慢长大且长势良好。等到茶叶可以采摘时,母亲总是早早起来,踩着露珠去采茶。由于茶叶鲜嫩,总能卖到好价钱。卖茶赚来的钱不仅补贴了家用,还让我们姐弟几个顺利完成学业。随着我们姐弟几个陆续参加工作,家里已不需要母亲赚钱补贴家用,更主要的是母亲年纪渐老,我们不希望她再操这份心,在父亲和我们的多次劝说下,母亲尽管有万分不舍,最终还是放弃了那片茶园。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茶园是否依然存在?当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到达茶园时,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茶园杂草丛生,一片荒芜,根本看不到半点茶树的影子,周围原本一起种植茶树的人家,不知什么时候已改种经济林,茂盛的树林和我家的茶园形成了鲜明对比。小时候在茶园所看到的绿油油的茶树整整齐齐排列着、翠绿的茶垄顺着山坡地势高低起伏的景象已不复存在,眼前的茶园已被一些不知名的灌木和杂草所占据,根本寻不到茶树的影子。正当我有些失落时,却意外地在茶园一角发现了几棵老茶树,当中一棵甚至开出了几朵小花,这让我惊喜不已,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又看到了母亲勤劳的身影。

在茶园众多杂草当中,生长着一种叫荆棘狗的植物,它的果实犹如刺猬一般浑身长满小刺。记得读小学时,在往返学校的路上,路边就长有这种植物,每到夏天,果实长出来后,常有调皮的男生趁女生不备,摘下一小把果实撒到她们头发上,因为有刺,一旦粘上去就很难弄下来,就算最后费一番工夫扯下来,被扯掉的不仅仅是一颗颗小果实,还有一缕缕的头发,看着都心疼。从小爱留长发的我,自然成为众矢之的,没少被“祸害”,常常冷不丁就被男生放一把果实在头发上,每每顶着一头“刺猬”回到家,母亲总会细心地帮我一颗一颗地摘下来,小心翼翼的,生怕扯掉头发,更生怕弄疼我。不知情的母亲总以为是我在放学路上玩捉迷藏躲到草丛中不小心粘上去的,因此,经常一边摘“刺猬”,一边叮嘱我不要太调皮,女孩就该有女孩样。我没向母亲说实情,是怕母亲知道我被欺负而过于担心我,所以宁愿被母亲误会淘气,也不愿告诉母亲真相,毕竟母亲操劳这个家已极为不易。被“祸害”得多了,作为“回报”,有时候我也会趁男同学不注意,摘一把果实撒到他们头发上,看着他们手忙脚乱地在头发上扒拉,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心里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距离茶园不远,有一条江,当地人称之为水车江,据说是南流江的支流。之所以特地提起水车江,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名气,而是因为它给我留下了深切的记忆。那时我们经常在江边洗衣服,胆大的小伙伴还会下到水里游泳、捉鱼、打水仗。但一向怕水的我,只能在岸上一脸羡慕地看着。我们从茶园出来后直奔水车江,此时的水车江两岸依然翠绿,江水依旧清澈,所不同的是江面上建起了一座水泥桥,方便了两岸群众的出行。小时候,江面上还没建有桥,江面虽然只有十多米宽,但两岸的村民出行全靠淌水过江,非常不方便。记得我第一次过江,大概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镇上家家户户以烧柴草为主,闲暇时,大人们都会上山砍柴打草,放假在家的孩子,上山砍柴打草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主要任务,我也不例外。由于砍柴打草的比较多,天长日久,附近公路的落叶和周围山坡的柴草都被“扫荡”得差不多了,而水车江对岸连绵的大山那满山的枯枝落叶自然成为大家的目标。我第一次挑着畚箕跟着邻家小姐姐到江对面砍柴打草时,害怕的不是山高路远,而是趟水过江。虽然江水不深,水也清澈见底,但我是头一次趟水过江,从下水的那一刻起看着哗哗直流的江水,就一直战战兢兢的,好不容易到了江中心,此时的太阳照在水面上闪闪发光,有些刺眼,加上小小的鱼儿在脚边游来游去,撩得小腿痒痒的,我一阵眩晕,吓得哭着就要往回走,邻家小姐姐不断鼓励我,安慰我,还让我拉着她的衣服慢慢趟着水过去。当我打满柴草回到江边,望着江水发愁时,却远远看见我母亲正沿着对岸的小路急急往江边走来。后来母亲告诉我,有同行的伙伴先行到家,跟她说起我的情况,母亲担心我,便急忙赶来接我。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我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不是因为之前所受的委屈,而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母爱。这次过江,在我童年的心灵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不仅仅是因为第一次过江,更主要的是因为邻家小姐姐的暖心,还有母亲那浓浓的爱意。今天重游水车江,感慨万千,眼前的江水依然唱着欢快的歌哗啦啦向前流,如同时间的车轮一去不复返。

行程匆匆,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想故乡的人和事,大都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变得模糊和陌生起来,唯有邻家小姐姐的乐于助人以及母亲的勤劳、善良、慈爱仍深深地影响着我,以至于我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上,时时处处都以她们为榜样,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勤奋努力。

原标题:回乡偶记

责任编辑:李家州

你可能喜欢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