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环球行·看世界”系列报道之八 】横渡大西洋

时间:2019-07-05 08:47:29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记者 胡富光

▲从非洲鲸湾港横穿大西洋到达南美洲里约热内卢港,需航行3179海里(5850公里)。

▲在大西洋上迎接中国春节,大家都特别开心。

▲船友们制作小礼物迎接猪年春节来临。

对一个良善者最好的岁月,是一些早经遗忘的无名琐事,却饱含着善意与友爱。

——威廉·华滋华斯(英国)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和平号”邮轮从纳米比亚的鲸湾港出发横渡大西洋到巴西里约热内卢港,航程共3179海里(5850公里),预计要航行9天10夜。在孤寂的大海中航行,看不见岛屿、船只甚至飞鸟,除了大海还是大海。天气好的时候,倒是可以看见碧蓝如洗的天空上不断变幻的云朵,引人浮想联翩。离开非洲大陆海岸线的时候,风浪比较大,邮轮有些摇晃,没出过海的游客便会晕船,有些人吐得一塌糊涂,许多人软塌塌地赖在床上睡觉,不想吃东西。于是,有些悲观的人便唉声叹气地说,坐船航海真像“坐监牢”!大海不管世间的悲欢离合,依旧潮起潮落;邮轮也不管人们的叹息,始终朝着既定目标奋然前行。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不喜欢听人们的埋怨和诅咒,倒是对正在乘风破浪的邮轮和这片大海更感兴趣。我们现在是在南大西洋上航行,在这里,我跟人学会了观察波浪和海流。波浪与海流不同呢,海流带着水前进,而最常见的波浪,全是因风而起,海风吹过水面,涟漪不断涌起。大西洋在风暴中形成的波浪,有时候会高达40~60英尺甚至更高,破坏力极强。当得知我们乘坐的邮轮大约在2月5日上午将越过本初子午线,标志着从东半球开始进入西半球时,我内心一阵激动。

从这里往北大西洋数千海里的海域上,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波澜壮阔的事件:1488年,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第一个从北大西洋航行到南大西洋,并成功到达非洲好望角;1492年,哥伦布成功横渡大西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1497年,达·迦马率领船队历尽艰辛绕过好望角,开启了前往印度的东方之旅;1519年,麦哲伦从西班牙出发,横渡大西洋,踏上了环球航行的伟大征程;1588年,英国舰队在北大西洋以弱胜强大败著名的西班牙无敌舰队,海上强国西班牙因此由盛而衰……在大西洋这个世界第二大洋上,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瑞典、挪威、丹麦、法国等欧洲国家都争相向海洋扩张,在大西洋上演绎了一场场历史大戏,犹如大西洋的惊涛骇浪一样波诡云谲。

1492年10月12日,哥伦布一行到达中美洲巴哈马群岛的一个岛屿,当地人称之为瓜纳阿尼,哥伦布将此岛命名为圣萨尔瓦多岛,即“救世岛”的意思,这就是美洲被“发现”的过程。以此岛为据点,哥伦布往北海方向前行“发现”了北美洲,往南海方向“发现”了南美洲。

对于欧洲人来说,这意味着一段崭新的美好历史的开始。在大西洋沿岸,他们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世界大航海时代,给世界带来巨大的破坏,同时也诞生了创造性的对策,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而从美洲、非洲当地原住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悲剧的开端。哥伦布到达美洲大陆之后,很多土著民族灭绝,他们的文明也遭受毁灭性的破坏;1000多万非洲居民被强制迁往美洲,过着地狱般的奴隶生活,许多人未渡过浩瀚大西洋就已经痛苦地死去;许多热带地区的人们为了生产世界上大量贩卖的白糖、烟草、香蕉、橡胶等物品,不得不在大农场中饱受强制劳动的摧残。多样化的地域文化逐渐消失了,无数的语言消亡了,病菌扩散,瘟疫流行,动植物也面临灭绝危机,世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

在大洋上过春节

2月5日是中国农历猪年的大年初一,要在茫茫的大海上过春节,对我来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过几天就到春节了,虽然是在茫茫大海上航行的一叶孤舟,但中国年味还是很浓烈。中国人特别兴奋,来自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华侨华人更为高兴,早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整理房间,制作灯笼,贴上对联,准备节目。船方对这个中国人的隆重节日也很重视,早早在所有公共场所挂好了大红灯笼,并计划在船上开办一次迎春晚会和迎春舞会,在除夕之夜给全体船客加菜,这也体现了船方对于中国实力的快速提升、开拓大陆市场的营销考量。

来自北京的张俭是个很活跃的人,有他在的地方一定不会寂寞。邮轮连续几天不分昼夜航行,生活一般都会枯燥无味,有张俭这样的“活跃分子”,大家唱歌、跳舞、聊天、拍照,快快乐乐中,烦恼顿时烟消云散。张俭还专门带了一套理发工具上船帮人理发。从厦门上船一个月过去了,很多人的头发都长了。船上也有理发室,理发染发收费都很贵,理个发要4000日元,折合人民币也要250元左右,而让张俭简单帮理一下头发,既不花钱又精神倍爽。我也叫他理了个头发,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我反复致谢,张俭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大家出门在外,就是要相互帮助。

来自台湾台东的戴金荣,祖上来自广东梅州,是个农业学博士,很喜欢边旅游边做慈善,也喜欢看书学习,他讲的话都有一定的哲理。交谈中得知我喜欢看书,便告诉我在船上图书室借到一本《人类大命运》,刚看完,于是推荐给我看。后来得知我很喜欢这本书,回到台湾后专门把以色列作家哈拉瑞写的《人类大命运》《人类大历史》寄了两套到大陆,一套给我,一套给周贤钧老先生。来自西安的唐光轩在交谈中认识了两个日本姐弟,他们都是在读的日本大学生,贷款来参加这次活动。唐光轩特别欣赏他们这种热爱海洋热爱大自然的行为,决定给他们每人资助2000美元,让他们来中国旅游,也希冀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

大年初一这天,周贤钧夫妇请我们吃饭,我们吃的是“捞起鱼生”,这是新加坡华人的吃法,取个好兆头;每位6000日元,不包酒水,另外加15%的服务费,贵是贵点,但大家觉得在大西洋上过春节,感到特别的开心和有意义。

风雨之后见彩虹

长时间在大海上航行,坐看日出日落,再绚烂,也终归会平淡下来。快乐的阳光下,也总会有痛苦的阴影。春节将至,好消息一个个传来,令人兴奋;不好的消息也偶尔在游客中传开,大家议论纷纷。

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陌路人,特别是4人同居一室的,由于性格、习惯、习俗、修养等不同,要凑在一起生活几个月,难免会有一些磕磕碰碰。我住宿的6035房就有人经常违反船方的规定,比如半夜开电视机、从餐厅带食物回房间、上厕所不关门等,一些细节不注意,难免就会闹矛盾。纠纷闹到船方,船方调解时,我总是记起周贤钧老先生经常告诫我们的那句话:“对人须友善,要以德报怨。”经过调解,大家也相互理解,一直和谐相处到航行结束。船方工作人员后来对我说:你们宿舍还算是做得好的,一些有纠纷投诉的房间处理了好几次都处理不下。以前的航行中,个别旅客不服从安排,大吵大闹直至被赶下船。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几天天气不好,我的心情也不好。这些日子我经常想起参加此次活动前一个月去世的92岁的老母亲,她老人家那么勤劳、节俭、善良、宽容,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没照顾好老人家,内疚得睡不好觉。

邮轮横渡大西洋这9天10夜里,风风雨雨,颠颠簸簸,磕磕碰碰,也见到了十分绚丽的彩虹;每一波逝水的终点就是起点,日落之后是日出,生命始终是生生不息的。

原标题:横渡大西洋

责任编辑:刘子扬

关键词:环球行 / 看世界

你可能喜欢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