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玉林新闻网
收藏网站 手机读报 新闻客户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页

被毒蜂蜇伤了的女孩走了 留下笑容与思考

2015-11-02 09:16:45 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邹江

   10月30日下午,玉林市的天气突然转冷,并下起雨。当天早上,南国早报、南宁晚报、南宁电视台、玉林日报等多家媒体曾经多次报道的北流市平政镇毒蜂蜇伤女童——陈梅烨因病情危重,在抢救1小时后宣告不治。在这个阴郁的天气,遇到这么伤心的事件,记者采访她的姐姐能感受到其家人深深的悲痛。然而记者梳理这20多天的采访,再次透视小梅烨事件,从中发现了毒蜂伤人的教训、新媒体背景下的爱心捐助、医疗救治的遗憾,这是这个可爱的生命留给这个世间最有价值的东西,发人深省,发人感动,发人改进。

   蜂祸

   如果事件可以重来,北流市平政镇人陈亮(化名)肯定不会再让4岁半的女儿——陈梅烨跟着他上山拜祖。

   10月2日这天正是国庆假期的第二天,阳光明媚。中午陈亮和另一名亲戚回老家北流市平政镇石梯村扫墓,途中经过一座荒坡,杂草丛生,有的地方草比人还高。

   陈梅烨14岁的哥哥在队伍的最前面,走到半山腰时,不小心踩到被当地人称为“暗蜂”的蜂窝。据陈梅烨妈妈凌红(化名)描述,就如踩到一个炸弹,蜂群突然平地而起,嗡鸣如雷,组成一个可怕的“攻击云”,人跑到哪,“蜂云”就跟到哪,并迅速发起攻击。

   最前面的凌梅及儿子、亲戚迅速跑开,躲开了蜂群中心,只受了一点轻伤。然而在后面的陈亮、陈梅烨却成为“蜂云”重点进攻目标。陈亮第一反应就是抱起女儿连滚带爬往山下逃,饶是如此,两人还是被蜇得伤痕累累。最后父亲滚到了山下一处山沟中,女儿则脱手被摔在不远的山坡上。两人仍然被群蜂团团围攻,小梅烨因为年纪小更是无法保护自己,因刺痛,其越挣扎,挨蜇得更厉害。其他人见状,急忙跑下山找人来救命。

   蜂群散去后,众人找到躺在山岭下的父女俩,并送往当地医院。在医院清理伤口,两人身上的伤口都有100多处,其中,陈梅烨的伤口有140多处。伤势严重的陈梅烨在玉林本地医院治疗病情没有起色,反而恶化,10月4日晚9时转到自治区一家大医院治疗。而陈亮继续在原医院治疗。

   陈家人受到蜂群攻击并不是小几率事件。“秋季温度适宜,正是野蜂的活跃期!”广西的一位昆虫专家如此说。而记者在百度搜索到的资料也印证了这种说法:广西被毒蜂攻击见诸报端的案例的发生时间全部集中在9月底到11月初这段时间。玉林教育网还发表了一篇文章《野蜂蜇伤人,校园防蜂安全教育不容忽视》,这篇文章发表时间是2013年9月26日,而前一天,玉东新区茂林镇有3名学生在不同地方被野蜂蜇伤。文章作者通过查询相关专业人士知道:夏秋季节是野蜂活动频繁季节,尤其是中秋节过后阳光充足的下午,野蜂更是易怒,伤人事故时有发生。



   而事后发起微信捐助的记者高中同学李洁(化名)的家乡也是平政镇,据其介绍,平政镇是多山地区,很多地方野草丰茂,为野蜂提供了很好的栖息地。而重阳节前后,正是蜂群最活跃期,而要敬拜老祖宗的山地多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正是野蜂密集地,两者叠加,人蜂狭路相逢的机率非常高!

   “身经百战”的李洁认为,陈亮当时的应对不太正确,最好的方法是即使野蜂狂轰乱炸地飞向两人,都要保持原姿不动,假扮成“木头人”,等野蜂冷静后,人再悄悄转移,“如果停下来,还是被蜂蜇了,仍旧要忍痛保持静止,大不了最多被蜇10多处。反之如果拍打或者试图逃跑,这会激起蜂群更大的愤怒,从而更加疯狂地进攻!”

   就李洁说法,记者采访多名专家及养蜂人,他们一致认为“毒蜂来袭,假扮成‘木头人’是最靠谱的,快跑是最差的选择!”另外他们补充,去野外时,人们最好穿着深色衣服,能降低被野蜂攻击的几率。在野蜂攻击时,人呆在原地的同时,还要用衣服及时包住头、脸及裸露部位。

   本报子媒“玉林日报微报”于10月9日报道了该事件,在很多为人父母者引起较大的反响,“这件事提醒了我,太荒凉的野外不要带年幼的孩子一起去,另外平时还要学些如何避免意外及救治的小常识,这都是父母对自己宝贝最好的保护!”一位5岁女童的母亲说。

  爱心

   子女是父母的心头肉!重伤的陈亮住院才5天,在医生的反对下,还是出了院。“陈亮是想通过自身力量去化解蜂毒,把省下的每一分钱留给陈梅烨治疗!”陈家的一位亲戚说。

   这就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能够对女儿表达的最大的爱!陈亮是北流一家陶瓷企业的普通工人,妻子是一家酒店的洗碗工,大女儿陈冰(化名)在南宁打工,三人工资微薄。而陈梅烨转上南宁医院治疗后,每天治疗费用超过1万元,按照医生保守估计,最少的治愈费用都要20多万元。如此耗钱速度,从亲戚借来的10万元很快用完!

   在目前救助体系下,陈家人能想到最快、最有效的筹钱方式——媒体的报道、社会的爱心捐助,于是爱心传递在南宁、玉林两地同时进行。在南宁,陈冰在朋友提醒下,10月6日在当地影响力颇大的网络媒体——南宁圈发帖求助,并引起南宁各大媒体关注,引发爱心热潮。一位老人独自一个人乘公交车,把8000元当面交给陈冰,这是此次爱心活动个人捐款的最高数额。“我们问他姓名,好登记在爱心账本上,永远记住他的这份恩情,但他一直微笑着摇头。”陈冰感动地说。

   在玉林,一位网名叫“梦”的女孩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图文并茂地报道了陈梅烨的不幸,大家纷纷转发,引发爱心接力热潮,短短数天时间就筹集到捐款两万多元。而北流市平政镇政府闻讯后,发起爱心捐助活动,捐款总数达到5600元……在10多天的时间中,陈家就得到社会爱心捐款达27万元!

   这次爱心捐助活动对记者触动最大的是:普通人通过新媒体帮助,可以引发正能量“核聚变”!本人曾经多次作救助报道,然而近年却被一种“无力感”困扰着。传统媒体的资源(版面、时段)是有限的,然而社会需要救助的人的却太多了。其次爱心捐助活动组织者的缺位,过去在媒体报道后,社会的义工组织、教育部门等团体、单位是后续爱心活动的宣传者、发起者、组织者。然而受各种因素影响,这些组织及单位也非常为难,介入次数在减少而缺少了爱心活动的组织者,媒体的报道效果差强人意,对救助对象帮助甚少。

   而记者这次亲自参与了一次微信献爱心活动,却部分修正了这种“无力感”。本报的微信微报在10月9日下午6时发表了一条报道《女童全身被蜂蜇伤命悬一线》,记者看到后随意地把其转发到自己高中61班同学微信群去,就去忙其他事了。不料在晚上10时却接到了在自治区一个部门工作的同学李洁的“指责电话”:“你发起的爱心活动,自己却置身事外?”

   原来在记者离开微信群数小时中,这个同学群“炸开了锅”,首先是李洁、阙海琼、韦少霞3名同学表达了捐款的愿望,其他10多名同学纷纷响应,记者当然“义不容辞”也加入了献爱心行列。后来不少同学向记者透露自己献爱心的初衷:“这里面当然有自己对梅烨的同情与关心,然而同学之间的情谊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很自然地大家选出了热心人李波作为这次爱心活动的组织者,而筹善款的方式是大家统一以发微信红包的形式转捐款给李波,再在其他几名同学监督下,当面转交捐款给梅烨的家人。熟人社会的信赖感、微信红包的便捷性“传染”了更多的同学及其家人捐款,在珠海工作的同学杨红珊的丈夫吴先生无意间发现妻子参与的此次爱心活动,当即表示自己也捐款500元。



   记者把这种形式复制到自己的微信初中群、大学群中去,也得到了众多同学的响应。李洁则在中国人民大学广西校友群、复旦校友群、南宁北流老乡群、作豫初中群等多个微信群点起了“第一把火”。李洁每天都在微力群中更新爱心接力名单,名单越拉越长。小小的爱心凝聚在一起,最后促成了奇迹的发生: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由61班同学群首先发起的爱心活动吸引了300多人参与,总共捐款超过7万元!

   在南方报系等媒体工作过的李洁总结此次微信捐款活动的成功经验时说:“首先是党报媒体的公信力,加上新媒体强大的传播支持;其次组织者要用心,及时推送,第一时间更新,以公开、透明、时效,让活动持续升温;其三筹款题材要选准,要明义示情,引发最大共鸣,公布最翔实的信息,包括捐款现场的照片等,取得大家对需要资助相关事实及筹款团队的信任。”

   医疗

   陈梅烨的父母反复向记者提及一个情节,在山脚下,妈妈看到父女受伤如此之重,号啕大哭。反而是小孩安慰父母说:“爸爸、妈妈不要害怕,我没事!”这当然说明了女孩天真、善良、勇敢,然而其本人及父母可能低估了严重的蜂毒对这个才4岁7个月的小孩身体可怕的摧残。

   记者事后恶补蜂毒常识,平政镇当地人称的暗蜂就是通常说的马蜂、黄蜂,其毒性很大。雌蜂身上有一根有力的长螫针,在遇到攻击或不友善干扰时,会群起攻击,其蜇针的毒液含有磷脂酶、透明质酸酶和一种被称为抗原5的蛋白,被马蜂蜇伤后应及时处理,严重者可导致死亡。

   而陈梅烨临床症状与蜂毒严重者高度相符,出现全身水肿、少尿、昏迷、心肌炎、肺炎、急性肾功能衰竭和休克。玉林的医院对年纪如此之小,蜂毒受伤却如此严重的儿童患者显然束手无策,治疗过程中病情急剧恶化,不得不于10月4日晚9时送到南宁一家自治区级医院。在检查后,这家医院对其家属发出病危通知书,并转入重症监护室抢救。

   在国内的医疗体制安排下,上级医院肯定比下级医院有更好的医疗资源及医疗效果。这家医院接手后,治疗马上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其身体多项指数逐渐趋于正常值。医护人员握着陈梅烨的手对她说话,并鼓励她勇敢配合治疗时,她也会紧握医护人员的手回应。(其装上了呼吸机,不能说话)

   然而主治医生遗憾地表示,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陈梅烨的病情还是非常凶险,肾、肺、脑等多个器官严重受损。特别是其身体不能自主排尿,有严重的尿毒症。而医疗重中之重就是让其肾功能恢复正常。

   经过治疗,陈梅烨身体慢慢在好转,其自主排尿从原来不足100毫升到10月23日恢复到1000毫升,接近正常人水平。10月22日,广西医科大的专家也被邀请到该家医院会诊,结论是“病情高峰期已经过去,危险期则还没有过,主要问题还是放在脑部、肺部跟肾功能。”陈冰当时告诉记者,医院告知家属,现在正在做的就是在用好的药来帮助梅烨抵抗细菌感染,不要出现并发症。“乐观估计一周后可以到普通病房!”

   然而10月26日后,情况有了不好的变化,陈梅烨的肺这两天反复出血,出现肺水肿。28日,其病情更是急转直下,医院再次发出病危通知书,并要家属随时做好准备,不要远离医院!而在抢救了两天后,医院方宣告陈梅烨不治!

   记者注意到治疗过程中的一个细节,在10月14日医生就告知家属,肺及脑的治疗,因炎症太重,原用药产生耐药性,要改变用新药。这其实是西医的一个局限性,抗生素使用能有效抗击病毒感染,然而在使用过程中,细菌及病毒会产生耐药性,这时就要用更好、更大量的抗生素药物。而病人免疫力会下降得非常快,后期其实是肺部感染要了梅烨的命。

   陈梅烨的医疗抢救虽然失败了,但是还是给广西医学界提供一个非常珍贵的临床案例!“在中医介入重病治疗、最快的时间整合国内其他医院的优秀医疗人才介入,广西的医院还有许多值得探讨、探索的领域!”一位参与爱心捐助的玉林医生如此说。

   “你一定是感应到了那么多人的爱心帮助,所以才坚持这么久,不舍得离去!现在好了,你终于走了,天堂一定很美很好玩,你一定要继续开心快乐啊!”10月30日,姐姐在微信中隔空与妹妹对话!

   陈梅烨走了,然而很多重要的思考与行动才刚刚开始!

   (原标题:女孩走了,留下笑容与思考——关于毒蜂蜇伤女童事件的深度思考)


责任编辑:刘子扬
相关阅读: 毒蜂 女孩 爱心捐助

玉林

社会

民生

文体

人居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玉林新闻网守法诚信承诺书

地址:广西玉林市民主中路6号 联系、举报电话:0775-2820239 玉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西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号:4510920090001 桂ICP备05007957号-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桂)字第10号 公安备案:4509020200006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