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玉林新闻网
收藏网站 手机读报 新闻客户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页

记玉林百姓的抗战岁月片断

2015-09-07 08:50:13 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记者 邹江 见习记者 曾维栋

1939 年,容县战工团在石寨乡上烟村河口渡亭用土朱砂书写的抗日标语“军民合作,驱逐日寇”。

陆川西稔妇女抗日游击队合影(1939年)。

博白县的抗日课题调研组正在采访当地村民,了解核实抗战情况。


   “抗战胜利回家的父亲看到母亲瘦了很多,两个年幼的女儿也没有出来迎接。母亲哭着告诉他,其上前线后,两个女儿由于贫病交加,先后去世。”这是北流市人大常委会退休干部潘成新最近撰写的《我的父母亲》关于其父母潘灿华、刘月华抗战岁月的片断回忆。

   抗战八年,玉林一批英雄好儿女奔赴战场,然而其亲人还是生活在玉林这片大地上,他们除了牵挂着自己在前线浴血奋战的亲人外,自己还经历着什么磨难,又如何坚韧地抗争呢?如今很多玉林人认为,当时玉林并没有受到很多的战争之苦,与全国其他地方相比,玉林算是风水宝地!然而覆巢之下,岂有完卵!2008年底,玉林市委党史办历经两年完成了玉林开展抗战时期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课题调研,去年12月到现在又开始课题的史料补充完善和调查研究。他们的成果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暴行给玉林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血淋淋的史实告诉我们:只有不忘过去,吸取教训,才能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

“兽兵”恶行

   刘月华的小妹妹刘琼华1935年出生,她的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日本人一次次的空袭,人们一次次惊慌失措的逃难。一次伯父背着她,也许是过于慌乱,中途竟然把她塞进灌木丛中,自己就逃走了;还有一次逃难中,4岁的她与家人失散了,这个小姑娘跟随众人,步行了10多公里。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北流城区商店关门,市场没有东西可卖,学校上课要到野外,人们生活在恐怖中。

   这段经历给她的一生留下长长的阴影,80高龄的她还时常能梦见小时逃难的场景。玉林各地中,北流的空袭伤害是较小的,尚且让当地民众“闻机色变”,就更不用说空袭重灾区的民众了。

   在关于二战罪恶的反思中,日本军队对被侵略国民众极端的凶残而被学者称为“兽兵”,也就是说他们的烧杀掳掠行为已经严重挑战全人类道德伦理底线,是人类文明的大大倒退。而众多玉林老人的亲身经历是可以印证这种说法的。

   狂轰滥炸

   今年央视在抗战新闻中重现了“重庆大轰炸”的惨烈,该事件被认为是南京大屠杀同等性质的事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段,玉林作为一个南方的小城市也承受了日军从1938年至1943年长达5年的狂轰滥炸。

   1938年10月,由于广州、武汉等地先后沦陷,国内许多货物从广州湾(湛江)经玉林分销到广西各地及云南、贵州和四川等大后方,广西的商业中心也由梧州转移到玉林,玉林成了日军飞机主要轰炸目标。

   玉州区人罗云见证了玉林市遭受空袭最惨重的一日。1939年9月11日下午,罗云正率领玉林县(当时称作郁林县)战时工作团在城西大村,当天上午日机以轰炸南流江边的船埠街为主,已经造成重大人员及财产损失。正当人们热烈讨论此事时,罗云亲眼看到9架日机从南边天空分为3个品字形小队窜入,先盘旋一周即开始俯冲投弹。此后,监狱中弹起火,炸死囚犯多人。南门外的嘉木社中弹3枚,炸死炸伤多人,罗云带领队员现场救人,眼看鲜血淋漓的惨相,大家眼泪直流。而当日玉林东门街养济院(即今东成小学,是当时残疾人的救护所)也被炸死伤多人。

   频繁的空袭造成民众长期的精神高度紧张,当时郁林县城(即现玉林市城区)、兴业县城的居民几乎每天天不亮便起床做好早饭,吃完早饭便到南流江沿岸和野外山岭去躲藏,连小孩正常啼哭都担心是否成为敌机袭击的祸源。

   据玉林抗战损失课题调研组根据资料及调查的数据统计,抗战时期郁林、博白、兴业三县空袭受损最严重,共遭受日军上百架次的飞机轰炸,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据采访及亲历者反映,日机空袭前一般事先经过侦察,但是空袭时都是往人员稠密的地方投弹。且投弹时飞机都飞得很低,比较容易命中目标,由此可见日军是故意伤害无辜平民的生命!

   最后疯狂

   “‘把这大哭女捏死!’人群中有人低声地说。”容县老人罗承震回忆1944年日本军队经过容县时,自己一家人逃难到县底村大表冲时妹妹差点被活活掐死的经历。

   原来地处偏僻的大表冲成为周边人们避难地,当时不知有谁哄小孩时说:“别闹,日本鬼子来了!”吓得周边的人都信以为真,数百人争先恐后地奔上山去,伏在草丛中躲藏。这时其妹不知何故啼哭,于是有人令罗承震母亲把其妹捏死。幸亏母亲哄了妹妹两下,她就不哭了,躲过一劫。后来人们才知这是虚惊一场。

   为何人们害怕日本兵像惊弓之鸟一样,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原来随着国内军民统一战线积极抗日以及日本在国际战场上的节节败退,1944年秋,日本军方孤注一掷,发起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攻势,第二次入侵广西,并奉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日军期间经过郁林、兴业、北流、陆川、博白、容县6个县,所到之处都是哀号连连,烟火四起,罪恶滔天。

   1944年12月23日,日军侵犯博白县境,在龙潭镇茅坡村一连3天,烧杀抢掠,制造了“龙潭惨案”。他们第一宗罪,制造无人区,见人就开枪射击。村民四处逃散,胆大的村民林隆军、刘十二等人则没有远离村庄。日军发现后,在远处卧射,林不幸中弹,目击者亲眼看到其走了两块田地后倒地身亡。而刘十二也遭此厄运。

   其二强抢豪夺。据调查,日军发现猪鸡等禽畜,便大肆杀伐,吃剩的能带走就带走,不能带走就乱扔一地。更有甚者,抢光粮食后,还拉大便到米缸。

   其三毁坏民房、器具、作物等。日军在茅坡村肆意破坏房子,将家具、农具、窗棂等作柴火,并对地中农作物随意践踏,还用秽物堵塞群众的饮用水井。

   其四强抓民夫,抓走了邹良友等四人当挑夫,幸亏后来他们设法逃走。而在玉林其他地方,很多村民被日军强征后,多人被打死或者失踪,有的即使逃回家中,也由于做担夫期间受到日军毒打,不久伤重去世。

   其五奸淫妇女。如此的暴行,日军去到玉林哪里,就做到哪里,更令人切齿的是日军连老妪、怀孕妇女、幼女都不放过,“禽兽”两词用在他们身上毫不为过。

   日军经过玉林各地犯下罪行与“龙潭惨案”大同小异,只有过之,没有少之。

   深重灾难

   战前,潘灿华、刘月华的小家庭经济尚可维持,然而在战后飞速上涨的物价面前,独支一家重担的刘月华四处变卖家产也不足以维持开支。两个年幼女儿生病,由于缺医少药,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离世。这种伤痛刘月华多次对自己战后出生的一对儿女提及,“母亲去世前还向我提及两个从未见过面的姐姐有多可爱,可见母亲爱心之慈祥,也可见其痛心之透彻!”潘成新说。

   刘月华的遭遇其实是当时玉林普罗大众共同的经历。课题组在掌握大量的资料及调查数据后,得出玉林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特点,一是伤亡人口巨大;二是日军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为了抵抗日军的侵入造成的各种损失是巨大的,沉重的战争负担使人民陷于贫困之中。抗战胜利后,本来粮食丰产的容县也发生了大饥荒,这就是过境日军留下的恶果。

   日军侵略广州后,大量日货从广州湾(今湛江市)汹涌进入,使玉林的手工业面临破产。而日军侵略也造成日常生活物资紧缺,物价飞涨,抗战前的1935年,每公斤中白米为0.114元、猪肉0.488元,抗战期间的1941年已经分别涨到3.172元、7.980元。老百姓食不果腹,生活于水深火热中。

 黎民百姓的民族气节

   “据一位同去前线打仗,后负伤回家乡疗养的老乡对我母亲讲:父亲打仗十分英勇,多次立功,很快就由士兵升任为排长、副连长。他所在的部队在前方打了不少胜仗!这是母亲在抗战的最艰难岁月支撑下去的精神动力。”潘成新说。

   潘成新父亲潘灿华原是北流城区京古书院一位教师。这位爱国青年教师除了在书院里宣传抗日外,自己也决意要弃文从戎,参军上前线去杀敌,只是弱妻幼女让他踟躇不已。刘月华知道丈夫的想法后说:“灿华,我支持你上前线打仗杀敌,家里的事由我负责照料好!”1940年5月,潘灿华与其弟潘启涣一起,参军奔赴前线。

   刘月华夫妻身上表现出的凛然气质是当时玉林百姓的主流意识,这也是当时玉林的中共组织大力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结出的硕果。在极其凶残的敌人面前,生活在玉林的普通人表现出的民族气节是我们认识玉林抗战的另一视角。

   打造抗战经济

   敌人狂轰滥炸没有炸飞民国中期刚刚兴起的玉商群体发展民族工业的信心!

   1940年12月,玉林至广州湾公路破坏后,自行车成为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广大玉商于是加快发展玉林的自行车修理、配件销售和生产。“玉林制造”经过模仿和改造,所产配件其规格和质量都可与广州上海的产品媲美,有的还可与洋货媲美,而价更廉,因而成为畅销货,除满足本地外,还远销到湛江、茂名、海康、河唇、北海等沿海以及贵县、贺县、南宁、柳州、桂林等地。

   在全国的纱布荒中,布价飞涨。玉林人纷纷扩机织布,织布户达总农户的一半以上。工场林立,繁荣空前,年用纱2000多包,土布产量20~25万匹,最高年份达50万匹。广西产棉有限,市场的大量需求和原材料的短缺,促使玉林人发明新技术和替代品。新村人陈渭淙造泡制再生棉的办法。柴巷人徐启阶发明纺纱机,效率提高10倍。玉林纱机成为畅销货,除广西外,也销往贵州、湘南、粤南。

   赤手空拳斗强敌

   在武装到牙齿的日军面前,玉林普通百姓并不是坐以待毙的,而是英勇反抗!

   1944年9月15日,一小伙日军向清湖街西边的乡道前去,要搜索食物、捕捉担夫。行到水车垌村门前时,发现村背的山上有程腾清、程腾荣两名农村青年。日军当头就派出一名士兵捕捉他们。两名青年见只有一个鬼子,便设计谋,诱捉了这个日兵。

   日军来到北流六靖云罗村时,云罗村一帮习武的年轻人看到他们如此残忍,就想教训一下他们。然而敌人当时都是成群结队,很难下手。于是他们一路偷偷跟随,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当时一个落伍士兵窜入一民宅,这帮青年立即冲入那所民宅,将其俘虏。

   而在容县,当地民众也奋起抗争。容县思传村人杨达化,军校毕业,曾任排长,因事退休归里,日军入境时,其亲率自卫队袭击敌人,手擒敌人;容县十里乡的李大寿赤手空拳与两名敌人搏斗;县底复联村民何日太擒获日军少尉军官1人;黎村街居民廖万乾奋起反抗,用板凳打伤4个日军,其中1个重伤。

   “广西的土匪最为蛮强,不可理喻,打不怕,吓不走,关不行,哄不信,宁愿躲山里,也不肯投降。”这是日本军侵略广西时对百姓的评价。而作为广西人一员的玉林百姓在与强敌短兵相接时,当然也是表现得血性十足。



建设一个强大中国

   北流人李星永远记得1945年8月16日黄昏时的北流城。此时晚霞灿烂,突然一阵热烈的爆竹声,划破街上的沉寂,接着鞭炮声越响越猛烈。所有的街铺齐刷刷开门,不约而同地贴出红纸,“热烈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日本鬼无条件投降”。一时间街头巷尾挤满了欢庆的人们。

   抗战胜利的潘灿华回家后,公开的身份仍然是教师,但实际上他与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有紧密联系,后参加党组织迎接北流解放的活动。1950年他参加征粮工作,是玉林大平山乡征粮队负责人。在一次土匪袭击中,他英勇守卫粮食,不幸牺牲。后其被国家追认为革命烈士,英名列入《北流县志》革命烈士英名录。

   刘月华在解放后成为北流一家国有商业企业的职工,一生勤劳朴素,并在一次挽救集体财产时受了重伤。

   而刘月华的四个弟妹解放后都考上了大学,小妹妹刘琼华是一名化学科学家、中共党员,为我国国防尖端科学作出重大贡献。

   这当然是抗战后话了,然而记者坚信,在抗战的峥嵘岁月,潘灿华等人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建设一个强大中国,才能避免落后挨打,这是饱受欺凌的中国人深刻而朴素的家国情怀。 (记者 邹江 见习记者 曾维栋)


原标题:永远征服不了的民族之魂——记玉林百姓的抗战岁月片断


责任编辑:钟丹丹
相关阅读: 抗日战争

玉林

社会

民生

文体

人居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玉林新闻网守法诚信承诺书

地址:广西玉林市民主中路6号 联系、举报电话:0775-2820239 玉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西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号:4510920090001 桂ICP备05007957号-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桂)字第10号 公安备案:45090202000060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